5月的尾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胡思乱想的人





  “Hey!我要走了,5月的尾巴.”

  閑極無聊,今日莫名的打開企鵝. 突然發現我一年前寫的企鵝簽名.呵,我有多久沒有關注企鵝上面的文字了?

  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

  ——陸遊《臨安春雨初霽》

  現在僅僅是4月中旬.離5月尚有半個月有餘.不知道為什么,突然莫名的想到了陸遊上面的那句詩,莫非是昨晚又下了一場春雨? 我不是文人,更不是學者.所以沒法更不應該體會到綿綿春雨述說的春愁.

  或是有意,或是天意?

  不管怎樣,總之從出生開始,我已注定要混入燈紅酒綠的大都市.這是命!我沒有 其實我想要的只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一些事情,不受任何主觀的限制。這裏是限制是刨開客觀上的物質基礎.我一直告誡自己,人生的常態是一個人,所以你要要么學會習慣一個人,要么你就得學會適應。這些年,起碼我學會了獨立,學會了適應,更學會了去適應,被改造,去改變別人….

  好吧,說到適應能力,我腦海裏又納悶的出現了一幅畫面——老鼠!!

  這段時間腦子跳躍的很快.所以不知道怎麼打出上面的文字.

  此刻,春風微涼. 謹以此文獻給那些胡思亂想的人.

  All night long, your thoughts are on the air.

 



  1. 老板对一个想买鹦鹉的顾客说:“很抱歉,鹦鹉卖完了,你不如买只啄木鸟吧!”

    “怎么,它也会说话?”

    “不,它会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