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解and反省,記錄在個人博客上的話





  一連好幾天沒在所謂《我們30歲》私人博客上YY了,很多時候每次隨感而發的話到了腦子一大轉,都忘了一乾二淨,莫非果真是扯到蛋了?

                                                                                                  ————寫在前面的話

  時常扯蛋的面對陌生人時,總給人初次感覺是一種少言,嚴肅,強勢,冷酷乃至傲氣的印象。

  其實自己並非沒有那些“笑面虎”的笑刀功力,更不是不懂得所謂“人情世故”,但每次都是覺得不屑。這點不屑連我自己都有點噁心自己的單純,要知道大多數人是喜歡溫和多過強勢的.

  然後這種表現經常給人帶來以上誤解。有時總以為自己是有一點不成熟,但真的是不成熟嗎?或是我骨子裡就是那麼的不懂得掩飾?用這樣的態度來保持彼此間的距離?為什麼不能笑著面對人家,最起碼,在某些人面前,我是不喜歡笑的。

  但這一切的所謂嚴肅、少言,都是天然的。以前總是有個疑惑,在我眼裡明明是個很平常的東西,別人為什麼總笑成那樣?總感覺沒有什麼好笑的。後來才慢慢發覺,有時候這是一種逢場作戲。

  面對各種各樣的人際關係時,我應該是能處理的更好的。我確定自己不缺乏這方面的能力,但最近總是處理不好,Why?被扯到蛋了?

    自己一向是朋友們傾述的對象,朋友已然當我是他們傾述的對象,在他們眼裡我總是能開導,解決問題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給自己找那麼個藉口,我不喜歡出了問題找各式各樣的藉口、理由來解釋,搪塞掩蓋自己的失誤。更不願做一個陳述苦情,到處吐苦水的苦憋主。我不是逞強,實在有解決不了問題的時候,我還是會找朋友、家人的。我自認不乏與人的溝通能力和口才,甚至這方面能力還算不錯的。

  或許我變了。很多時候都懶得去跟人爭論了。

  這一年以來,自己變了很多。記得那年街上某老人提醒過自己,說自己“殺氣”有點重,這是件好事,但有時得把控好自己,要不容易傷到別人。這所謂“殺氣”我到現在還不知是何意。本來是不信的,但這玩意還是本著寧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一直還是小心謹慎的,生怕哪一天傷害了別人。有時聯想到自己從小到大,讀書這些年,在無知叛逆的青春裡,校園敲詐,打架鬥毆等調皮事件肯定是少不了的,但幾乎都與我無關,不管是敲詐還是被敲詐。倒不是因為我超乖超棒。“常在江湖飄,哪能不遇到?”但在“白道”(校方那些老頭)方面,在那個以學習成績論英雄的年代,校內那些老頭們眼裡所看重的東西的無非就是那麼一個成績單。所以成績起碼在班上乃至年級上還算是不錯的我,自然而然的成了他們眼裡的寵兒。其他大的方面不敢說,但偶爾也會衝動的去阻止下鬧事的同學,幸運的是大都能成功。所以也算個乖乖學生吧。

  當然或許某種程度上一直以來都與校園裡的各種調皮“流氓”社團的頭頭(姑且這麼稱呼他們吧,其實他們是很講義氣很道義的,最起碼比社會上的很多人渣好很多)都有點交情,有些甚至是鐵哥們有關。要不還不給打個眼腫鼻紫?但偶爾除跟他們去打打球,他們的事我是基本不參與,那不是不屑,而是沒興趣。我有事時,他們也會出來給個面子,幸運的是我很少因為自己的問題去麻煩過他們。所以以前有同學說我有點“土匪”不去欺負別人就已經不錯了。想起來搞笑,那時候居然有個天真的怪想法“就算是當土匪,也得當個有個有文化的土匪”.現在回頭想想,有點搞笑,有些慚愧.

  直到工作以後,自己運氣還是很不錯的,遇到的大都是好上司好同事。還真是沒有遇到別人欺負自己的。當然,某些在我背後搞些小動作的小人,我還是有所耳聞的.只要沒惹到我火爆,很多時候都選擇息事寧人。

  這點,現在的我倒多是能隱忍的。

  不像以前面對別人的攻擊、中傷,我一般是不會留手,現在只要是不傷害到我關心的人,一般都會選擇用沉默來避開其鋒芒。每次面對別人的誤解時,自己總是習慣性的選擇沉默,總以為沉默是能抵抗的絮叨的,抱著不想跟人家起衝突的所謂自我安慰,自以為是的認為總有一天大家都會瞭解事實的,他不是故意的.可惜每次都是自己太天真了.有些人天生就是有種賤性,總以為人家對他的好是應該的,他們還是會繼續給你穿小鞋.

  所以有時候把持不住,怒了!畢竟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是個菩薩,起碼自己也有感情,也會有脾氣,也會發火。

  不管怎樣,這一年以來,開始由“法”變得有點“儒”了。

  有人說我有時候低調的讓人可怕,但起碼變得沒以前那麼的較真了。有人說這是成熟了。我只知道偶爾選擇妥協,選擇“明哲保身”也是一種自我保護。

  其實自己還是擔憂的,在過於安於現狀的氣氛中,菱角會不斷的被磨光,失去以前的那份衝勁和激情。我還是我嗎?

  不管怎樣選擇適時的表現,恰當的低調總不會有錯吧。

  嗯,管他狗R的“貓”還是“狗,惹毛了,哥也是不講那麼多大道理的,拿起“刀”也是能辦事的!30年后,我還必須得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