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個笑點很高,淚點很高的冷血人士





  安,世界!

  我是個笑點很高的人。有時候有些搞笑的事,朋友看到後,總能哈哈大笑起來,但在我看來,很多時候基本沒啥感覺。我不會感覺他們幼稚,但我就是感覺沒啥好笑的。有時候其實我也感覺好笑,但臉僅僅是動動嘴角看不出來那種。

  我本身自認不缺乏幽默,有時候能講出一些讓人捧腹大笑的笑話,但不會是葷段子,朋友說我這種是一種讓人意外的幽默。但我會把握好尺度,因為我知道把戲不可久玩。或許是因為在生活中的某些領域,我算是個白癡型的。不懂的時候我不怕別人笑話,總會問出來,我不覺得有什麽丟人的,有時候反而會成為另一種意外抑或笑點.

  我不知道也不管笑點高好不好,雖然我也偶爾配合別人笑。起碼在某些場合下,能不讓人冷場,我也能這麼做。

  朋友說我是狠冷靜的人,甚至有點冷峻,我不知道這種看法對不對。畢竟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淚點”和“笑點”這兩個關鍵詞。但我漸漸的發覺,原來自己還真是不容易被周遭的事物牽動情緒。

  記得唯一的一次是在小時候學校組織看的那部台灣苦情戲《媽媽再愛我一次》(1988年陳朱煌台灣版),記得幾乎每個從電影院走出來的人,基本都是涕不成聲,兩眼紅紅的,那時候還小,雖然沒哭,但感覺到心很酸很難受的那種,原來這就是感動!

  額,或者只有溫暖細膩的親情最是讓人動容.

  我不喜歡煽情片,不管是愛情還是親情。但直至今日我們30歲,那首”世上只有媽媽好“,直到現在我聽了還是蠻有感觸的。

  曾經,在很大程度上認爲自己是個很感性的人。但面對那種催淚彈式的心靈轟擊,銀屏上壹對對情人說著煽情的愛的誓言,愛的死去活來的,我總是沒啥感覺,總感覺作秀的成分多,很假很天真完全找不到淚點?還是自己不夠浪漫?

  汶川地震時,看到那壹幕幕的地震報道,看了《唐山大地震》,我居然心酸沖動到想去現場救人。ORZ……

  眼淚和動情,或許在我看來兩者沒有必然的聯繫。動情有時候是不需要流眼淚的,有時候都懷疑是不是不正常了ORZ~~~

  每次遇到再麻煩的事情,我的第一反應往往想到的是我最愛最關心的人,接著就是得想想怎麽處理後續。

  我相信眼淚,但我盡可能做到自己不流眼淚。因我明白眼淚是解決不了問題,該面對的自己終究要面對,但我也不排斥別人流眼淚,畢竟眼淚是發泄的方式之壹。唯壹有點不爽的是某些男的因爲一點小事動不動就叭拉巴拉的掉眼淚,還一個勁的在埋怨,而不去想解決辦法,這種人我還真有點不爽。額,矛盾?



  1. Pingback: java test

  2. Pingback: Vanessa Smith

  3. Pingback: drugrehabcentershotline.com treatment centers

  4. Pingback: direct payday loans in ontario canada lender

  5. Pingback: loans till pay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