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回忆录』七號之《我这半辈子》





  這篇文章是男豬腳七號在自己30岁生日那天(即帝都時間2012.09.06),發佈在其个人博客《七號在線》上的.感覺寫的很好.在征得他本人的同意後,推薦給大家.原文地址點擊>>

  這更像是一篇”私撰體”的個人回憶錄.七號兄用其”記憶碎片”方式回顧了自己過去三十年的生活經歷.平心而論,每個人都有懷舊的一面.看的出七號是個有故事的男人.

  人的記憶是有選擇性的,在抽絲剝繭之后,或許我們能從中悟出點什么?呃,七號兄,加油!

  ———Mr.我們30歲

  三十年前的今天,也就是1982年9月6日凌晨3点15分,七号出现在桂林地区妇幼保健院,开始了悲剧的一生.

  幼年时记忆全无,听妈妈说一岁多时曾在永福县城出没过,磕破了嘴唇,导致现在龅牙。坐火车时曾高呼:树怎么跑那么快?

  记忆碎片:无.

  而后回到大圩镇上,四岁时用一把玩具冲锋枪换取小伙伴一把木头刀,被老爸揍个半死;吃下一颗玩具枪子弹后惶惶不可终日;问爷爷要到五分钱后欢天喜地的到街上小卖部买一块桂花糕…八七年,爷爷去世,那一天,七号正好五岁.

  记忆碎片:玩具枪,木头刀,子弹,爷爷,桂花糕.

  五岁时被拎到叔叔任教的市郊草坪乡,走后门提前读学前班,13班。由于智商偏低,拿一百分比较困难,好容易得了一百分,离家老远就喊着:奶奶,一百分!跟女同桌两人一人咬着尺子的一端,被同学取笑了很久。依稀记得那位女同桌名字带一个“珍”字。某个学期曾下了一场大雪,全班出来玩雪.

  记忆碎片:一百分,奶奶,尺子,下雪.

  一年级下学期转学到大圩小学,记忆模糊,似乎戴过一道杠,小组长。五年级时喜欢上了同桌,偷偷摘下一朵栀子花送给同桌。因为年纪小个子也小,经常被同学揍。跟同学到漓江边游泳,掏河边的铜钱,那时漓江沿岸很多铜钱,以乾隆,道光,嘉庆,万历居多,还有更大个的袁大头光洋。街上的游戏机厅,一块钱四个币,有街头霸王,恐龙岛之类的。单纯的小学生涯.

  记忆碎片:圣斗士,魂斗罗,栀子花,铜钱,街机.

  小学升学考试时不知怎么地,考上了大圩初中重点班。开始了无知的初中生活。初一时对政治,英语等非常不感兴趣,成绩超烂,父亲曾对我说:我对你失望80%了。初二时对政治开始感兴趣了,成绩有所提高,然而父亲却永远离我而去了,那年,我未满十四岁,懵懂无知。在搞不清中考是什么概念的情况下,被家人忽悠考上了桂林民族师范.

  记忆碎片:成绩,父亲,中考.

  中师时依然延续无知状态。二年级时迷上了足球,一到周末就组织班级球队举行球赛,师范男生少,班上总共十五位带把儿的,经常凑不够十一人。从高年级打到低年级,结果输多赢少。在随大半个年级组成的“沙漠风暴队”参加全校比赛时,全队九粒入球,本人贡献五粒,要知道,七号全队最矮最瘦。全宿舍半夜冒着被严厉处分的危险跑出学校观看欧洲杯。因为无心学习,经常挂科,补考常客,差点毕不了业.

  记忆碎片:足球,挂科,补考.

  毕业后由于种种原因,没能成为人民教师中的一员。四处打工,开始了更为悲剧的打工生涯。私立学校老师,餐厅服务员,领班,网吧收银员…月薪三百至五百。年少轻狂,不知进退,我把自己人生中最宝贵的四年给丢失了.

  04年到深圳讨生活,至今换了四五家单位。在经历过数次肉体跟心灵的伤痕后,生活磨平了我的棱角,如今笑看风起云涌,阿谀奉承.

  08年11月把同学一号忽悠成了我的另一半.

  09年9月掏光所有积蓄,光荣的成为悲催的房奴一族,如今每月12日就撕心裂肺一番.

  11年春节,奶奶受到真主的召唤,离开了我们。这世间又少了一位虔诚的穆斯林。很怀念奶奶取笑我大喊一百分时的场景.

  11年6月,疯狂的七仔出世.

  套一句俗到爆的话,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感觉自己还没长大,眨眼间,一晃就三十年过去了,我这辈子居然已经过了一半了。尽管很悲剧,但那毕竟是我的选择,我的生活.

  作为一个胸无大志的男人,我只希望小富即安。假设中了彩票一千万,很多人可能选择投资办厂开公司,让钱生钱,做出一番大事业。而我只想在桂林好的地段买套房子,在附近开个小店,然后一家三口周游世界。一个月挣个千儿八百的,哪天心情不爽了关门大吉,再次踏上旅途。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嗯,意淫过头了.

  三十岁了,依然一事无成。为了以后梦想中的周游世界,看来还需要加倍努力.



  1. 在别处观看自己的文字,感觉有点奇怪,仓促之间写下的文字,不登大雅之堂。感觉人生很奇妙,突然之间来到这个世界,如同网络游戏一般成长,升级,走在自我探索的路上,最后获得的全部都来自于自己不同时间的不同选择。等生命逝去时,是审判,还是未知的另一段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