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解and反省,記錄在個人博客上的話

  一連好幾天沒在所謂《我們30歲》私人博客上YY了,很多時候每次隨感而發的話到了腦子一大轉,都忘了一乾二淨,莫非果真是扯到蛋了?

   ————寫在前面的話

  時常扯蛋的面對陌生人時,總給人初次感覺是一種少言,嚴肅,強勢,冷酷乃至傲氣的印象。

  其實自己並非沒有那些“笑面虎”的笑刀功力,更不是不懂得所謂“人情世故”,但每次都是覺得不屑。這點不屑連我自己都有點噁心自己的單純,要知道大多數人是喜歡溫和多過強勢的.

  然後這種表現經常給人帶來以上誤解。有時總以為自己是有一點不成熟,但真的是不成熟嗎?或是我骨子裡就是那麼的不懂得掩飾?用這樣的態度來保持彼此間的距離?為什麼不能笑著面對人家,最起碼,在某些人面前,我是不喜歡笑的.

飄過的春雨

  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張志和《漁歌子》

  雨,好大?!

  雨,忍不住還是下了。

  早晨醒來,陽臺窗外飄著細細的雨絲,很柔,感覺微涼,好像空氣裡帶有一股清新濕潤的氣息。

  淩晨看完歐冠半決賽首回合德羅巴1:0絕殺巴賽隆納後,躺下就去找周公下棋了。每次看球都習慣性的關紧窗户,所以沒怎麼注意外面的雨。

  最近一連幾天都很悶熱,下雨是很正常的.

再见,小米

  2012年4月15日星期日,這是壹個永遠值得全世界記住的日子。

  這天,我和小米分手了。

  小米走了。她究竟還是選擇了離開。我不明白,壹向自認為辦事謹慎的我也會出現如此的錯漏。

  我不想知道她爲什麽離開我,我在乎的是放在她包裏的那個卡片和資料,這些東西對我很重要。

面對一種生存狀態

  …………………And…………………

  我相信,一年365天當中,每個人總會來那麼一段時間,情緒低沉,心力交瘁,悵然若失。

  抑或是對生活現狀和生存環境的不滿,對自己靈魂深處的那個叫所謂理想的吶喊!

  我越然發覺身邊的朋友,都已然開始進入一種生存狀態:安安穩穩的混到月尾等工資,但對自己現在所從事的工作根本沒有興趣或激情,嘴上總是 掛滿着各種改變現狀,開始嶄新的生活的想法,但卻從來不去嘗試、去實踐。每次都被各種所謂的借口、各種的無奈、嚴酷的現實給打碎,從而變得抱怨、牢騷乃至壓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