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朵花微笑

  我一直是繃著個臉,不是不會笑.而是天生就是那副模樣?沒有表情的時候朋友都說很嚴肅很殺氣,很容易給人一種壓迫感,難以接近,特別是脫掉眼鏡的時候那眼神更是直接能“勾魂”.

  但是一笑就會很親切.說的簡練一點:我活的太嚴肅,各種不苟言笑,難以接近.所以慢慢的臉上都會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哪怕就那麼一瞬也好.不想給人帶來壓迫感.特別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