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的尾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胡思乱想的人

  “Hey!我要走了,5月的尾巴.”

  閑極無聊,今日莫名的打開企鵝. 突然發現我一年前寫的企鵝簽名.呵,我有多久沒有關注企鵝上面的文字了?

  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

  ——陸遊《臨安春雨初霽》

  現在僅僅是4月中旬.離5月尚有半個月有餘.不知道為什么,突然莫名的想到了陸遊上面的那句詩,莫非是昨晚又下了一場春雨? 我不是文人,更不是學者.所以沒法更不應該體會到綿綿春雨述說的春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