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那些生命中的过客

  “同事嘛,下了班,走在街上就不認識了.”昨晚Miss.H對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或許她是開玩笑的.我還是有所感慨的.

  同事能否成為朋友?這個問題從我尚未工作開始乃至今日工作之后也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只不過更多的偶爾有意無意的選擇忽略、逃避或者忘記這個問題的.

  記得以前的就業指導老師曾語重心長的跟我們講過:“朋友是朋友,同事是同事,再好的關系也僅止于工作,以后工作了千萬別搞混了!”

  那時候也就僅僅是聽了罷了.根本沒放在心上.直至工作以后才開始相信這句話的含義.

  我自認為是個恩怨分明相對明顯的人.或者更確切的說是個戀“情”的人.在面對一群與你朝夕相處,甚至比與家人相處的時間還要多,相互還要了解的人.有時候容不得我們還是未能做到毫無相關.

昨晚《新闻联播》罕见延时,元芳,你怎么看

  10月15號晚西西.TV電視臺的《新聞聯播》出現了“不同尋常”的一幕.《新聞聯播》女主播淡定跟全國觀眾講“今天的新聞聯播要延長”.

  之所以說不尋常是因為新聞聯播向来是每天晚上19點準時開播,19點30分準時結束的.總長30分鐘.播出時間一直是相當的精確的.

  有相當一段時間沒有看《新聞聯播》了.一方面是時間問題.另一方面是因為每天播放的內容要么是某個大會,某些領導的重要講話,重要精神,重要指示,某領導親切慰問各族人民等等.要么是某個英雄模范、先進代表<黨x員>的輝煌先進事跡.比如最近的“創先爭優”活動.要么匯報政績.要么某領導親切慰問某群眾等等.

忙碌,并快乐着

  忙忙忙….茫茫茫….. 最近為什么總是這么忙?各種應酬各種派對 昨晚一下完班,回去甩了幾件衣服就徑直出門赴約.

  悲催,得連夜趕過去.還得連續趕回來.14號Yy童靴也結婚.這下有得趕了…..

  最近好日子估計很多,要不怎么會有那么多人結婚.國慶后第一周已經儼然變婚慶,不知道最近的婚宴餐飲有沒升價呢?一連幾天幾場婚禮? 本來以為表哥的婚禮也是在10月份,好在表哥的婚禮是農歷的10月份,即下個月.==額的乖乖,還能透口氣.

  我向來不喜歡參加酒宴、婚宴.不是太熟的我往往就一個利是包搞掂的.不過最近要辦大事的都是關系很好很鐵的朋友.所以這忙是開心的,是值得的.

自行车自驾游,比基尼还是真的骑士?

  今年的國慶、中秋節都緊挨著一塊.好久沒出去走走了.按照原先的計劃,我是打算去趟海南的.順便還能去見見老朋友.

  恰巧中秋假期30號,朋友從帝都趕來.跟我說已經約了三五哥們要騎單車出去走走.計劃路線是3號先到廣東出發,先到北海,途經南寧休整1天,終點是云南.每天至少100km.反正有一個月的假期,到達目的地之后,再看具體時間是否繼續.裝備什么的都齊全了,問我參不參加.還特地激將我說肺被人頂了這么久,現在還能不能動,會不會成為拖后腿的云云.

  我一直就有自駕游的打算.但要么一直被各種事兒耽擱著,要么找不找人一起.所以每每在都市街頭見到或一群或三三兩兩騎著自行車、穿著自行車服帶著“綠帽子”的”騎士”,不免總會發出一絲感慨:什么時候我也能這樣出去走走?

坑爹的发型师

  之前購買的發廊會員卡套餐不能用了,要用的話,必須得另加20元,原因是:發廊店換了Boss….

  扯淡了,這么出名的連鎖店都會更換boss?

  不是因為這20元的問題.只要是辦了套餐錢充進卡里可以直接扣費的.現在還要另收費,總有種讓人欺騙了的感覺.著實不爽!

  本來想走了的.但朋友說既然都來了,還是算了吧.最坑爹的是我們等洗完頭之后才發現之前熟悉發型師也不在.

  我不喜歡把“腦袋”交給一個不熟悉的人管理.“頭可斷,血可流,發型不能亂”.所以我一向喜歡固定發廊和發型師.